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锦绣书 > 第145章 大结局

第145章 大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纪钰没想到迎接自己的是这样的热情,在片刻之后,他伸手勾住她的脖颈,将人带到自己的怀中
  
      。夜幕之下,周围安静地只剩下彼此粗重的喘息声。
  
      等他放开沈长乐的时候,只见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,不停地轻轻喘息着。他伸出手指在她的脖颈上捏了一下,滑腻柔软的皮肤一下子让他燥热地受不了。出去三个多月,他身边都是男人,之前没看见她的时候,尚且还能忍受,可是这会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,只觉得一股子热血一下就冲到下面。
  
      他苦笑了一声,幸亏此时穿着的长袍,还能遮挡一番。
  
      “宫里面怎么样了?”沈长乐挥手拨了下他的手指,立即抬头看着他问道。
  
      此时周围一片漆黑,只有头顶一轮圆月散发着淡淡的光亮,他们只能看见对方模糊的脸颊,可是就算是这样,心底还是忍不住地带着一股暖意。因为此时只要看见你,我就足够安心。
  
      沈长乐抱着纪钰的手臂,心中带着焦虑,方才看见他的时候,竟是一股子冲动,想要紧紧地抱着他,感受他的温暖。此时回过神了,倒是有几分害羞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晋王叛乱已经被镇压,只是荣妃娘娘过世了,”纪钰略带遗憾地说,他赶到的时候,正赶上晋王杀了荣妃。所以就算他一箭射过去,也没有来得及救下她。
  
      沈长乐震惊地睁着眼睛,颤抖着问:“其他人呢,父皇和母妃他们都还好吗?”
  
      “父皇先前还撑得住,只是后面小舅舅派人来救驾之后,就一下子倒下了。母妃和九弟一直不见踪影,我出宫来就是为了找他们,”纪钰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掌。
  
      虽然这么想对大哥很过分,可是目前这个情况,真的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。除了荣妃之外,其他人都得救了,这一场叛乱带来的伤害已经被降低到最小。如今他只盼着母妃和九弟两人,只是藏了起来,他们可千万不要有事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,”沈长乐连着说了几句,可是一想到荣妃,心里头又觉得沉甸甸的,虽然她不是十分喜欢荣妃,可那好歹也是自己熟悉的人。前些日子还在一块喝茶,见着她哄纪泽瑞,今天就突然听到关于她的死讯。
  
      “母妃和九弟,他们去哪儿了?”沈长乐又想起他说的话,问道。
  
      不过她心里却又不是那么着急,依着她前世的记忆,德妃和纪铤两人是在叛乱之后又回宫的。反正他们两个一直到纪钰当了皇帝之后,都还好好的,还以为纪钰的关系,一下子又得道升天,重新恢复先皇在时的荣光。又或者说,比先皇在时,还要尊荣。
  
      “不知道,”纪钰伸手捏了下自己的眉心,□□了一声,之前一直忙着赶路,三天都没怎么睡。
  
      如今这会大乱刚平,他真是乏累极了。可是一想到母妃和九弟还下落不明呢,他又放心不下,只想赶紧将人找到。
  
      谁知她准备起身,突然整个人趔趄了下,要不是沈长乐及时扶住他,只怕他还真的要摔倒了。
  
      沈长乐还以为他怎么了,吓得立即问道:“你怎么了,是不是身子哪里不舒服,可是受伤了?让我看看。”
  
      纪钰见她紧张地问东问西,又是撩起嘴角笑了起来,伸手揽过她的肩膀,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我没事,哪里都受伤,就是太累了。”
  
      就在他说话的时候,门口又传来一阵敲门声,纪钰朝外面看了眼,沉声道:“什么事?”
  
      “王爷,德妃娘娘和九皇子已经被找到了,属下已派人送他们回宫了,”只听一个声音从外面响起。
  
      院子里的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都松了一口气,沈长乐握着他的手掌,柔声说:“如今找到母妃和九弟,王爷也该放心了。”
  
      纪钰回头看着她,月光之下,她的脸颊像是笼罩在一层银霜下,原本就过分美丽的脸庞,此时更是增添了几分说不出的神秘和魅惑
  
      。前半夜的厮杀还尤在眼前,可是此时看着面前的人,一颗原本铁血坚硬的心,突然就柔和地下来。
  
      他倾身而下,含住她的嘴角,又是辗转吮吸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半晌后,他放开她,低声在她的耳畔:“咱们回家吧。”
  
      ***
  
      沈长乐醒过来的时候,就感觉到腰上缠着的一条手臂,待她转头看着旁边沉睡的人。此时外面已是天光大亮,即便有帘帐挡着,可她还是清楚地看着他的脸。
  
      她轻轻地靠了过去,原以为熟睡的人,却是一下将她抱紧。原本搭在她小衣上的手掌,却是慢慢地挪动,从衣摆最下面的边缘慢慢地摸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“不要闹,”沈长乐咬着唇瓣,推了他一下,口是心非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纪钰贴着她的脖子,带着朦脓地睡意,嗯了一声,却又突然轻笑了下:“不要闹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不是累地厉害,”她羞涩地说道,其实她也想他了,可是一想到他昨晚回来,几乎是倒头就睡着了。还是她让丫鬟打了热水过来,又是替他擦了手臂,又是擦了擦身上。这才让他舒舒服服地睡觉。
  
      可是她刚说完,就见他侧着身子,一下将头埋在她的脖颈,鼻息喷在她的脖子上,带着浓浓鼻音问:“媳妇,你怎么这么香啊。”
  
      沈长乐听着他叫自己媳妇,心里头真是又奇怪又说不出来。她捏着衣摆,不敢动弹一下,生怕自己的心脏就要从胸腔里头蹦出来。可是她好想转过身,抱着他,让他再叫自己一声媳妇啊。
  
      “真香,”他又说了一声,而这一次沈长乐忍不住低声尖叫了一下,因为湿润的舌在她的脖子上舔了一下,她只觉得半边身子都酥麻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坏……”沈长乐再也忍不住,又是推了他一下。
  
      可是她这句话简直就跟撒娇一般,惹得原本一直闭着眼睛的人,一下翻身上来。他压在她身上的时候,脸上带着一丝轻笑,有些无辜地说道:“原本还想放过你的,是你撩我的。”
  
      我没有,沈长乐连话都没说出来,因为原本压在她身上的人,已经掀开被子钻了进去。她身上的小衣撕裂的声音,清脆又响亮。
  
      两人起身之后,沈长乐一张脸红地跟什么似得。原本她还想尽快起身进宫的,可是被他拉着在床上这般胡闹,他恨不得将之前几个月拉下的都补回来。要不是沈长乐还有一丝清明,知道今天一定要进宫,只怕真的要被他拉在床上,彻底地胡闹起来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就是这样,她走路的姿势还是有些别扭。所以一直到上车的时候,她脸上还别别扭扭的。
  
      纪钰见她这般,知道自己胡闹过头了。可是这几天来,他心底一直在压抑着,昨晚又经历那样的事情,厮杀震天响的时候,尚不觉得,可是当安静下来的时候,总觉得心里头有一股散不去的沉重。
  
      所以当清晨醒来,看见身边的人时,他突然就觉得一切都还在。
  
      两人先去养心殿看了皇上,因昨日二皇子火烧勤政殿。所以皇上如今就在此处休养,昨日几位皇子都先后出宫,而皇宫守备也都换上了皇上的心腹。
  
      此时两人在殿外等着,就见皇上身边的贴身大总管急匆匆地过来,一看见纪钰,便忙不迭地说道:“殿下,你可算是来了,皇上醒了之后就一直念叨着您呢。”
  
      沈长乐有些诧异地瞧了一眼,这位大总管之前可从未这般谄媚地对待纪钰
  
      。怎么纪钰去了边关一趟,他反而变了性子了。虽然这么想着,可是随后她还是跟着一块进去了。
  
      等两人进了内殿,就见皇帝正靠坐在床榻上。瞧着脸上的病容,看起来情况并不是十分地好。
  
      沈长乐有些惊讶,毕竟自从皇上病了之后,她还从未见过。之前皇上也只是偶尔召见自己的儿子和朝中重臣,沈长乐只是听说他身子十分不好,却没想到脸色竟是已经这般差了。
  
      她偏头看了纪钰一眼,就见他脸色也是满满地担忧。
  
      “老七,你来了,”皇帝疲倦地抬头看了他一眼,说起话来都是有气无力地。
  
      纪钰立即说道:“父皇,儿臣这就替您宣太医过来吧?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,我自己的身子我最清楚,一时半会还撑得住,”皇帝无力地摆摆手,并不想叫太医过来。
  
      人到了年纪之后,总是害怕瞧大夫。虽然太医院的那帮子人,总是满嘴的好话,可是皇帝是什么人,岂会瞧不出他们眼神里的惧怕和担忧。所以他这会也不想再叫太医过来,无非就是听他们又说一堆废话罢了。
  
      等摆手之后,皇帝又偏头看了一眼沈长乐,问道:“老七媳妇这几天也吓坏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儿媳不怕,只是担心父皇和母妃,”沈长乐赶紧说道,不过说话的时候,头还是不自觉地垂了下来。毕竟她可是先一步被纪钰的人送走了,这要是真追究起来,还真是说不清楚。
  
      不过皇帝也无意多问,只挥手说道:“既然担心你母妃,那你就替朕去瞧瞧,据说她也吓坏了。”
  
      沈长乐知道皇上这是有意支开她,所以赶紧点头,躬身行礼之后,便退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待他走后,皇帝便让人给纪钰准备了一张椅子,看起来是要和他长谈。倒是纪钰略蹙了下眉头,担忧地说:“父皇如今身子还未完全康复,不如就先休养。有什么话,等父皇身子好了再说。”
  
      皇帝知道他是真的担心自己的身体,也没多说,只摆摆手,笑道:“太医不着急请,你先坐。”
  
      纪钰只得坐下,不过他一向不善言辞,坐下后,也只是安静地坐着。
  
      皇帝见他乖乖地坐在那里,一点都看不出昨日肃杀之气,心中也是微微一笑。说来小七打小就是这样的性子,沉默寡言,可又十分友爱兄弟,他从来不会主动招惹其他兄弟,但是也不会让人随便欺负了去。
  
      “听说你回来的路上,也遭人伏击了?”皇帝咳了一声,手掌握成拳,抵在嘴边。
  
      纪钰又是担忧地抬头看着他,父皇的身体情况,之前他也以为是传闻的夸大。可是现在却才发现,竟是真的。
  
      “是,只是那一帮乃是死士,见行动失败,就立即咬破了嘴里的□□,”纪钰如实说道。
  
      皇帝听罢,哼了一声,随后冷冷开口说道:“朕原以为自己的儿子,不说别的,十恶不赦倒是不至于。可现在看来,倒是我小瞧了他们。”
  
      二皇子起兵谋反,可是纪钰却总觉得派人去拦截他的人,未必就是二哥派去的。只是如今父皇受了如此大辱,只怕一提起二皇子的名字,都会咬牙切齿。所以他也干脆不说话,只是那么一批死士,可不是一般人能养得起的。所以他想,只要顺着这条线查下去,背后之人,肯定也逃不掉了。
  
      “老二的事情,朕如今是没力气再管了。所以这件事交给你负责,给我查,彻查到底,”皇帝一说起这个,便有些激动。
  
      二皇子叛乱,那可不是一兵一卒的事情
  
      。他居然能调动这么多皇宫守卫,还让这些人成功地倒戈向他。他身边到底还笼络了哪些人,这些人的家族里还有谁都牵扯到里面了。如果不把这些蛀虫都清除了,只怕日后还有得乱。
  
      每一次叛乱之后,都是一场血洗。如果这次是二皇子赢了,那么被血洗的只怕就是其他皇子。
  
      纪钰并不会同情这些人,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那就是把身家性命都赌上了。如今就算是赌输了,也别再怨天尤人。
  
      “父皇放心,儿臣定不会辜负父皇的嘱咐。”纪钰点头。
  
      皇帝又和他说了一会话,便显得特别疲倦。纪钰见他这般,不由说道:“父皇若是累了,儿臣便先行告退。”
  
      坐在床榻上的皇帝,疲倦地点了下头,又叮嘱道:“你去瞧瞧你母妃,只怕这次她也吓坏了。”
  
      沈长乐到德妃宫里的时候,她正在哭,旁边的九皇子坐在她身边,一直在宽慰。
  
      “母妃别伤心了,这次的事情谁都不想瞧见的。如今荣妃娘娘已经过世了,母妃可千万别哭坏了身子,”九皇子坐在她身边,伸手握着她的手。
  
      待他转头瞧见沈长乐来了,也不知怎么的,脸上竟然出现了些许尴尬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“七嫂,你来了,”纪铤便是起身。
  
      沈长乐见德妃一直在默默抹泪,轻声问道:“母妃,这是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母妃一回宫就听说了荣妃娘娘的事情,忍不住伤心了起来,七嫂也来劝劝母妃吧,”纪铤解释,不过说完又垂着头。
  
      沈长乐见他这般模样,还觉得正奇怪呢,毕竟纪铤这样子,就好像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般。不过她也没多想,毕竟德妃这会还在哭着呢。只是荣妃生前的时候,她倒是没瞧见德妃与她怎么亲厚,反倒是人走了,倒是什么恩怨都烟消云散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